Friday, January 11, 2013

滑雪之旅



剛從加拿大滑雪回來。幾乎每年回來我就寫一篇遊記,記述四到五天旅途中和滑雪那三到四天中發生的事。今年的行程不比往年多樣化,駐足的旅館也簡化了我們多年來習慣了的計畫(取消了晚餐),旅行內容看似不特別值得一書,但這次單純的滑雪之旅反而讓我的思緒更細微的觀察到這多年來看似一成不變的旅行為何有如此的吸引力。

加拿大滑雪其實是涂大哥家的傳統,涂大哥家人分佈在美國各處,每年的聖誕節安排這個旅行相聚。多年前我們第一次受邀參加這個家族聚會,之後涂大嫂的家人也加入。旅行的陣容與"年"俱增。第一年參加時,我們全家都不會滑雪。報名上了課,之後上雪道練習。剛開始兩年都靠涂家一家人照顧,從上下纜車跌跌撞撞到可以在簡單的雪道上滑行,到近幾年可以跟著他們的帶領到較難的雪道才真正體會到滑雪的樂趣。我常常開玩笑說,我在美國的生活真的是在遇到一群老大哥後才開始有了色彩。滑雪無疑的是涂大哥在我們的生活中加入的色彩。

我們滑雪的地方是蒙特樓西北方的山區,這裏有一個美東最大的滑雪場。但我們是在附近的一個較小的雪場。很多熟悉這個區域的朋友都問我們,為什麼不到那個有名的大雪場,反而年年待在這個比較小,比較不國際化的雪場?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當年我們的小孩都還小,較小的山頭比較好掌握,小孩上了纜車若一二十分鐘沒下來就知道大概有狀況需要幫忙。也因為山頭較小,容易碰到朋友,在碰到困難時可以得到適時的支援。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這是涂家多年來的聚會場所,涂家姊姊跟這邊的工作人員都已熟識,常得到特殊但合理的待遇。相信這個人情味是附近那個大雪場不會有的。

今年沒了往年正式的晚餐,我們在附近的小鎮找了一家餐廰,吃了一頓不同風味的晚餐。另外的幾天,大家白天滑雪累了,都懶得出門,就在旅館的活動區自己煮點簡便的晚餐。每家都帶了一堆食物,攤在大桌上,一邊吃一邊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另外兩個晚上旅館還把偌大的酒吧和音響設備借給我們,傍著壁爐温暖的柴火我們老頭子們在一旁聊天,小孩子們看電視或打牌,其樂融融。今年涂家姊姊都沒法參加,去的都是涂大哥後來衍生出來的幾個家庭。涂大哥,張大哥和我以前都在同一個公司上班,是很談得來的朋友,幾乎天天可以見面,後來我們分散在不同的公司,現在見面的機會少多了。滑雪假期時聚在一起,大家有說不完的話,好像要把一年失去的時間都補回來。

就要離開加拿大回家的那一天早上,我們得知有個暴風雪。衡量了它的路徑,可能會和我們在紐約上州相遇,為了避開它,我們決定提早出發。結果在傍晚經過紐約上州時還是撞上了大雪。得知我們預定的路線會有三四小時的延遲,涂大哥決定繞路避開塞車的地方。我們選了一條山路,其中狀況連連,先是因為雪大,路上瞬間就積起了厚厚的雪,所有的車都減慢了速度。當時輪胎的捉地力實在很差,大家開的提心吊膽。不久之後我的雨刷結了一塊冰,加上大雪,能見度幾乎是零,只好要求車隊暫停讓我清雨刷。再來是涂大哥的車打不到低速檔,這在下大雪的下坡路段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還好後來這個問題也解決了。就這樣緩慢的在黑暗的山區中行車。快出山區時,我們看到對面反方向的交通因幾部車打滑橫在路中間而停頓了,車接車綿延了大約有一英哩。當順利走出山區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雖然山區不太好開,但因為這個正確的決定,我們還是省了一兩個小時的時間。

回想多年來的滑雪之旅,每一次的旅程都有令人難忘的經驗,就像一個個刻著年份的章烙印在心中。為什麼這個看似一成不變的旅行如此令人嚮往?不只是加拿大的超級好雪況,旅館親切的服務人員,或是以前美味的正統法式晚餐。真正使這滑雪之旅如此不同的是年復一年一起成行的這群好朋友。

我知道我之前說過了,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謝謝涂大哥一家和多年來一起成行的好友。謝謝你們在我生命的年輪上每年用鮮艷的色彩留下一段美麗的註記。


母女倆商量下陡坡的路線


山上才有的雪景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1 comments:

莫維平 said...

好漂亮!